• <bdo id="0y0yu"><center id="0y0yu"></center></bdo>
  • <menu id="0y0yu"></menu>
    印刷行業價格戰實錄:共取滅亡的價格戰是對行業的傷害!
    作者:liude           時間:2018-10-10 00:00:00

    印刷行業價格戰實錄:共取滅亡的價格戰是對行業的傷害!

    發布日期:2018-10-10              來源:紙引未來網

    最近印刷行業進入到一個“憂郁”期,行業媒體不停地播報著哪些印刷廠倒閉、哪些印刷廠老板跑路、哪個印刷市場窮途末路等消息。而幾乎所有的印刷企業老板都在咒罵隔壁的印刷廠居然采用低價搶走了自己的客戶,拉低了本來就不算高的工價。

    當大多數人都在談論著印刷的前景如何、印刷技術的突破還有哪些的時候,擺在面前的現實問題是——總有比你更便宜的印刷廠。且不論印刷生態圈中企業間的相互壓價,諸多現象讓筆者覺得印刷價格戰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比的不僅是價格

    在目前印刷行業的輿論氛圍中,對于價格的過分比較的確是一種不可理解的常態——數碼印刷攻擊傳統印刷的點主要是一張起印,開機費便宜很多;合版印刷的最大賣點也是折算下來單價便宜;就連目前在印刷行業風生水起的精益管理,也在很多企業的學腔拿調中變成了如何降低自身產品的成本。

    而在所謂的印刷行業互聯網新經濟中,更多的印刷行業網站做的是訂單比價或者是以超低價吸引客戶,仿佛只有價格最低才能吸引到客戶,才能搶來生意,才能打擊競爭對手。

    在固定的市場價格下不斷去壓低成本,的確可以得到更多的利潤,可如果成本低至合理范圍以外呢?偷工減料和欺詐是無法避免的。數碼印刷的個性化和短版是其優勢,而絕非低價;合版的初衷是為了節省耗材,提高生產效率,又哪里會純粹為低價而生?精益生產是促進企業內生發展的一種管理理念,而不是被粗暴用于價格戰;而所謂的互聯網印刷結果成為簡單的比價網站,對于消費者依然缺乏有效的參考,對于行業也不會實現更好的資源轉換,這樣的互聯網化有何意義?

    在這樣的環境下,似乎價格高成為了一種罪惡,就該被市場所淘汰,客戶的心理也逐漸養成“你居然敢賣我這么貴?”這樣的邏輯,整個市場行業鏈條里,少了關于質量方面的研究,卻讓價格的數字爭吵甚囂塵上。

    價格終究回歸價值

    價格戰會毀掉一個行業嗎?筆者覺得不會,有一個事例可以佐證。已經倒閉的福建千帆印刷,當年門庭若市、車水馬龍,憑借低價千帆一度把福建及周邊書刊商業印刷吃得死死的。而其周邊印刷廠多年的業務員拿著計算器反復測算,都證實千帆的報價一定是虧本的。虛假的繁榮終究敵不過計算器上實實在在的數字,千帆倒閉了,福建書刊印刷企業立即集體漲價10%,印刷客戶才明白之前的價格多么不真實。一年過去了,福建印刷市場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價格終究回歸價值,這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不合市場規則的行為,包括價格戰,自然會受到應有的懲罰。只是千帆的例子告訴市場,單純地依靠市場之手來處理,效率之慢,成本之高,對行業的損害之深已經不太適合了。印刷行業應該呼喚更為完善的行業監管以及宏觀調控,規范行業競爭,規避利益損害,提高效率。

    這讓筆者又想起另外一件行業里的舊聞。2006年面對國際鋁價全面上漲,國內PS版制造商數量井噴,激烈的價格戰在印刷行業的上游企業——PS版制造業打響了。面對共同的成本壓力,基本上代表了中國PS版行業的41家生產商齊聚河北涿州,參加了全國PS版生產廠商座談會。在經歷了近4個小時的熱烈討論磋商后,共同就PS版產品今后的定價方式、調價幅度達成一致,并就此在會議紀要上共同簽字。按照會議紀要約定,所有簽字的PS版生產商從2006年3月1日開始,PS版銷售價格在現有基礎的原則上漲價3/平方米以上,在此基礎上采取優質優價,企業自主確定。

    事實上,作為印刷領域里第一次出現的價格統一活動,這次PS版聯合漲價僅僅在半年后就宣告失敗了,不僅大量簽字的企業爽約依舊降價,輿論中也有部分言論苛責“聯合漲價會議”逆市而為。而失控的價格戰直接導致的后果是,半年內大量的PS版企業宣布倒閉或者轉移業務,PS版產量大幅下降,而技術更替產品——CTP版材順勢得到快速發展,PS版產品從一種普通耗材愈發趨于小眾,而價格又慢慢回升至與其成本匹配。

    價格背后是智慧

    如果說如上PS版價格案例中的調控失敗,那么在抵制價格戰中也不乏成功案例。

    北京2008年前后曾遭遇紙張成本的大幅增長,激烈的市場競爭讓印刷行業毫無議價能力,印刷工價面臨自降慘境。這時由多家印刷企業自發組織的采購聯合體,首先與紙張供應商通過大宗采購進行單獨議價,然后又規范參與聯合采購的印刷企業不得降低工價,維持市場秩序。盡管伴隨時間推移,采購聯合體組織不了了之,但在當時確實成功避免了惡性價格戰的蔓延。

    筆者想說的是,價格戰并不需要去阻止,如果價格虛高,自然有愿意通過利潤換市場的企業出來開戰,市場也的確需要這樣的“新陳代謝”。只是這種價格戰的成本太高,以至于大家要盡量避免其沒有意義的發生。需要警惕的是,因為市場低迷導致行業集體性焦慮,而損人不利己地參與價格戰;為了營造噱頭,而毫不負責任地在行業內營造低價的輿論氛圍,導致行業處于被動地位;或者缺乏誠信地人前結盟,人后搶生意,毫無商業道德的惡性競爭。

    在價格戰面前,考驗的是一家企業的智慧,是否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去應對外界對自身發展造成的影響;在價格戰面前,也考驗著一個行業的深度,如果粗暴的以價格戰解決一切,那么說明這個行業的根基并不太深,發展之路并不太遠。所以在價格戰面前,企業家們不妨停一下腳步,思考后再行動。

    責任編輯: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