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0y0yu"><center id="0y0yu"></center></bdo>
  • <menu id="0y0yu"></menu>
    2018印刷行業是躁動還是焦慮?
    作者:liude           時間:2018-12-23 00:00:00

    2018印刷行業是躁動還是焦慮?

               發布日期:2018-12-23              來源:紙箱微視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即將過去的這一年的確發生了很多事。從跌宕起伏的中美貿易摩擦,到仍未翻篇的俄烏緊張對峙;從美國的“退群”,到英國的“脫歐”;從股市的動蕩,到IPO的降速;從比特幣的暴跌,到P2P的爆雷;從創投圈的熄火,到互聯網公司的裁員;從摩拜的賣身,到ofo的危機;從拼多多的上市,到賈躍亭恒大的互撕……

    總之,2018年有太多事,看似與印刷圈無關,卻無法把它們完全忽視。

    與讓人似懂非懂的大時局、大事件相比,還有一些事情與印刷圈關系更為緊密。比如,房子賣不動了、汽車賣不動了、手機賣不動了、紙張紙板賣不動……驟然消失的增量需求,讓很多行業的老板心慌慌,對近10萬家靠天吃飯的印刷廠來說,也難免有或多或少的影響。

    無論哪個行業喊難,出版業也感到“煎熬”都是一件特別值得關注的事情。近年來,雖然受到移動互聯網的沖擊,圖書出版卻一直保持著小幅上漲的態勢,日子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難。更重要的是,出版業還是為數不多的國有資本占據絕對主導的行業,競爭遠不像市場化的印刷圈這么慘烈。

    在不少人、不少行業都自感“艱難”、“煎熬”的2018年,印刷圈又留下了一個什么樣的背影?目前看來,它似乎有些模糊不清:時而讓人樂觀,時而讓人焦慮;時而讓人踟躕,時而逼人奮進……

    無論如何,這都會是令人難忘的一年:不一樣的2018。

    一、如果只看宏觀,從很多方面來說,2018年的印刷圈都有足夠的讓人樂觀的理由。

    比如,規模以上印刷企業的經營表現繼續向好。進入2018年,規模以上印刷企業的營收和利潤指標延續了上年的回暖走勢,前十個月同比增幅分別為5.3%、2.9%,不及2017年,但明顯好于2016年同期。唯一有些令人擔憂的是:增速前高后低,有所下滑。

    再比如,作為2018年全球最大的印刷展,10月下旬在上海舉行的全印展火爆程度超出預期:展出面積達11萬平米,比上屆增加34%;與會觀眾達10.09萬人,比上屆增加31%。

    在美國芝加哥、日本IGAS、英國IPEX等蜚聲一時的國際印刷大展,或縮水,或停辦的情況下,國內印刷展會的火爆尤為引人關注:畢竟,每年一個10萬平米以上印刷展的節奏,在任何一個國家恐怕都是史無前例的。

    比面積和觀眾數量更重要的是,參展商覺得有效果、能賣貨。不止一家參展商表達了類似的感受:與兩年前比,這一屆展會印刷企業表現出了更強的投資意愿和投資能力,猶豫觀望的人少了,看好就買的老板多了。

    印刷企業投資意愿的復蘇,還有更有力的證據。據統計,1-10月,國內印刷設備進口額達到18.23億美,同比增長16.8%。除了印前設備進口額出現下滑,印刷機、印后設備和輔機零件進口額均出現明顯增長。

    尤為值得關注的是:10個月時間,膠印機進口額達到6.54 億美,同比大漲52.6%,已經超過2015-2017三個年度的全年水平。

    統計層面的數據還被一個個鮮活的企業投資案例所證實。大致是在9月初,很多老板的朋友圈都被一波身價四五千萬的印刷機刷了屏。原來,在深圳、中山、上海、貴陽等地,有多臺高端又高價的膠印機集中安裝到位。

    一下子看到這么多“巨無霸”,難怪有人要感慨:誰說做印刷不賺錢的?4000萬的海德堡說買就買!買機器不賺錢,你信嗎?

    是啊,不賺錢,你信嗎?11月初,三好同學在貴州永吉現場感受了一下“巨無霸”的風采——1臺價值四五千萬、13色+冷燙單、長度超過30米的高寶印刷機。當這個“鋼鐵超人”以18000轉/小時的速度高速運轉,不賺錢,它在干什么呢?

    在商業印刷圈,小森憑借一款專門為中國市場量身定制的大幅面印刷機GL46,扭轉了此前的市場頹勢,2017/18財年(截止2018年3月)在大中華區的銷售額暴漲78.75%。

    三好同學聽說,價值近百萬美金的GL46,有的合版廠一下就訂購了10臺,還有的訂購了6臺。至于,一兩臺、兩三臺的,很是常見。想要早點拿到機器,還得有點實力才行。各位老板說說,要是買機器真不賺錢,有誰會真金白銀去打水漂玩么?

    二、按常理,行業投資意愿的突然升溫,通常意味著市場景氣度的回升,以及圈內老板的集體 “亢奮”和“躁動”。道理很淺顯:“春江水暖鴨先知”,總有敏銳的老板,能率先感覺到市場看似微小但向上的變化,并為其激勵和鼓舞。

    就像2010年,國內膠印機進口量和進口金額,雙雙創出近20年的第二高點,分別為1450臺、10.89億美,同比增幅高達57.83%、55.58%。與之相伴隨的是:當年國內印刷總產值同比增幅,達到創紀錄的21.02%,一年多干出1339億的產值。

    可2018年這一次,的確有些不一樣。在不斷上漲的投資意愿背后,很多老板給人的感覺不是“亢奮”,而是“焦慮”。

    重慶一位從業30多年的資深印刷人說:這兩年,搞印刷太難了,很多廠都是“硬挺”著。

    一位剛大手筆買設備的老板說:你知道,現在競爭太激烈了。

    一家印刷電商的老板,在參加某圈內活動時感慨:以前,大家都很好過;現在,大家都很“焦慮”。

    圈內老板與日俱增的“焦慮”,來自很多方面。比如,它與“環保”有關。

    進入2018年,因環保問題“一刀切”的停限產似乎少了,印刷企業的環保壓力卻未見明顯弱化。

    在北京,因揮發性有機物超標排放被給予行政處罰的印刷企業明顯增加,北京美通公司甚至因整改后仍未達標,被處以按日連續計罰,罰款額達到200萬,創印刷圈之最。

    在石家莊,因煙氣在線監測設備未按規定設置相關參數,安姆科旗下的河北奇特公司被處罰款20萬,相關責任人還被行政拘留。

    在廣東佛山,一印刷廠因未批先建及私設暗管偷排廢水,被處罰款超100萬

    在四川成都,正在沖刺IPO的金時印務因廢氣排放屢屢被周邊居民投訴,以致環保部門駐廠監管。

    “焦慮”還與紙價有關。從2016年10月開始大幅上漲的紙價,到今年下半年終于變得“高處不勝寒”:國家統計局監測的高強瓦楞紙價格,從5月中旬的年內高點5089.3/噸,一路跌至12月上旬的3757.0/噸,降幅達到26.18%。作為文化和商業印刷的主流用紙,銅版紙的價格跌得更狠,已經從本輪上漲的高點近8000/噸,狂瀉至5000多/噸。不止一位老板表示,銅版紙價格已經跌回兩年前。

    紙價下跌對印刷廠來說本是好事,可總有人踩不對“鼓點”。

    一位圈里人感慨說:有的印刷廠6000多塊一噸的紙還在路上,紙價已經跌到了5000多。還有人說,要是有老板在價格崩盤前屯了太多紙,估計只能忍痛“割肉”了。

    三、環保也好,紙價也好,對圈內老板來說,都是外因。2018年,印刷圈不斷累積的“焦慮感”,更與印刷市場自身的變化有關。

    這一年,商業印刷市場的變化最為引人關注。隨著票據電子化、營銷在線化的推進,越來越多原本利潤豐厚的票據印刷廠感受到寒意,越來越多原本追求穩健的商業印刷廠發現“訂單在消失”。

    本就缺少增量的市場,還面臨著合版印刷廠不可遏止的擴張沖動,帶來的殘酷競爭與加速整合。8月的時候,有老板說:合版印刷廠發起了“夏季攻勢”;11月的時候,有老板說:合版印刷廠在發起“冬季攻勢”。

    總之,在效率不斷提升,而又格局未定、群雄逐鹿的商業印刷市場,簡單粗暴的價格戰看上去正在成為一種常態。

    從這個層面來說,小森GL46或其他類似膠印機的熱賣,可能會給印刷廠帶來階段性的競爭優勢,卻很難幫其長期維持相對較高的利潤率。因為效率的提升,伴隨著價格的下滑。

    在書刊印刷市場,“轉折”來得令人措手不及。年初時,由于環保治理、企業外遷,北京及周邊地區的書刊印刷產能還處于階段性供給不足的狀態。這種多年未見的局面,一方面令出版社心急火燎,另一方面則讓印刷廠有了幾分不愁沒活干的從容,一度甚至還有了一點點議價的空間。

    問題是,好景不長。隨著書號發放的收緊,從八九月份開始,北京的一些出版社就已出現書號耗用殆盡,出書量大幅縮水的窘境。下游行業的意外變化,對專攻書刊的印刷廠來說,就是市場需求的萎縮。一位在書刊印刷廠負責營銷工作的朋友,悄悄說:唉!這幾個月,我們的業務量下滑了百分之二三十。

    供需關系的再度逆轉,已經開始影響企業的經營決策。一位原本想在山東投資建設高逼格智能化書刊印刷廠的老板,已然終止了計劃。

    包裝印刷,通常被看作印刷圈最具成長潛力的“市場藍海”。書刊不好做了,轉包裝;商務不好做了,也轉包裝。

    可從2018年來看,包裝印刷市場的壓力似乎一點也不少。因為與包裝緊密關聯的下游市場,增勢不再迅猛。比如,1-10月,國內的卷煙產量微增2%,10個月有4個月同比負增長;白酒產量微增1.5%,同樣有4個月同比負增長;手機產量累計下滑4%,9月、10月同比跌幅分別達到10.6%、11.6%。

    當既有市場增量不再,急于擴張的包裝印刷大佬便只有跨界“打劫”。于是,我們看到:2018年,以裕同、勁嘉、東風、虎彩等為代表的大佬,都在堅定地推進大包裝、多化策略。做手機包裝的裕同要做煙包,做煙包的勁嘉、虎彩在做手機包裝。此外,它們還有一個不約而同的選擇:布局酒包裝、化妝品包裝、奢侈品包裝等高毛利細分市場。

    有人在進擊,有人卻想退卻。比如,在一度被認為是利潤高地的手機包裝市場,隨著下游行業的價格搏殺,能給印刷廠留下的價格和利潤空間越來越有限。

    有圈里人感嘆:一些國內手機廠商的訂單已成“雞肋”,不做吧,量還可以;做吧,幾乎不賺錢,搞不好還要搭進去。

    四、各種內外部因素的交織,給2018年的印刷圈留下一個鮮明的印記:市場的加速分化與整合。圈里人預期已久的行業“洗牌”,似乎在不經意間已經悄然到來。

    這突出表現在印刷企業數量的走低上。據國家新聞出版署統計,通過2018年年度核驗的印刷企業共有約9.91萬家,比上年度減少了2366家,近10多年來首次降至10萬家以下;與2013年的高點相比,更是減少了近7000家。

    如果以2016年年度核驗數據為基數,不考慮新注冊企業帶來的增量,部分地區印刷企業的淘汰率更為驚人。

    比如,兩年時間,廣東、上海、天津、北京四地的既有企業淘汰率分別達到27.82%、22.53%、21.97%、15.59%,高得有點讓人想不到。即使加上新注冊企業帶來的增量,兩年間上海的印刷企業數量也減少了19.38%,廣東則減少了18.36%,天津、北京好一些,也都超過了10%。

    有的企業在淘汰,還有的老板在“硬挺”,實在挺得累了,就有人想:是不是可以賣廠變現,平穩退出?

    7月時,去了趟深圳。有朋友提到:圈內10多位老板圍一圈聊天,有七八位都表示,如果有人接盤,愿意考慮將工廠轉讓出售。回到北京,順手寫了篇《有多少搞印刷的老板想賣廠?及為什么說如何退出,已成為部分老板必須面對的問題?》,閱讀量居然到了1萬+。

    相對于關廠賣設備,將工廠整體出售自然是更好的退出選擇。問題是:印刷圈這么大,老板間的工廠買賣卻遠不像想象那么簡單。2018這一年,親眼所見:有的廠有人愿意買,老板卻不愿意賣;有的廠老板愿意賣,可又沒有人愿意賣;還有的工廠老板想賣,也有人想買,可條件又不一定談得攏。

    不想關,又賣不掉,很多老板還是只能“硬挺”。問題是:工廠做到了“硬挺”的份上,對老板其實是一種煎熬。如果不想活得這么“茍且”,怎么辦?那就要想方設法,做得有點不一樣。

    在某種程度上,2018年圈內部分老板突然“躁動”的投資意愿,其實正是“焦慮”之下的應激反應。

    關于這一點,廣東訊越小秘書公司的張浩盛說得很到位:老板們勒緊褲腰帶也要買印刷機,屬于典型的“換運動鞋”理論——他們要想法跑得比對手更快。他還說了一句:聰明人在關鍵時刻是想著怎么活下去,傻子才想著無論何時都要賺錢。

    這句話很經典。當前,部分圈內企業加速進行設備更新,確實是想更好地活下去,而不一定是要多賺多少錢。

    問題是:一邊是下游需求的疲弱,一邊是不斷增加的高速、多色,功能還越來越多,自動化水平還越來越高的印刷機,印刷圈的產能到底是更少了,還是更多了?

    至少,在三好同學看來,只有印刷廠的淘汰,沒有印刷機的減少,印刷圈的去產能就很難實現。這就又回到了張浩盛提出的那個問題上:多出來的印刷機能去哪?扔進太平洋?不可能。但凡是繼續在國內流轉,就還是咱們的既有產能。

    所以,不如賣給印度、巴基斯坦、尼泊爾、越南等印刷業還有待騰飛的新興國家,或者非洲兄弟。不過,據說連尼泊爾都開始瞄準德國買新機器了,真要把二手機賣給他們好像也不容易。反倒是,歐美國家淘汰下來的設備,還在源源不斷地涌入國內。

    買高端機器,能夠階段性地幫助老板化解焦慮重塑競爭力,卻很難從根本上化解行業面臨的去產能與提效率的兩難選擇。

    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和出路?當然還是有的。比如,商業模式的創新。

    最近三五年,印刷圈的創新熱情和創新實踐,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從前些年的合版印刷,到后來的云印刷、印刷電商,再到最近的新零售、智能包裝、定制包裝,圈內老板創新的視野越變越寬,創新的探索越做越實。

    雖然有些設想最終被證明只是“畫餅”,有不少錢真的打了水漂,2018年印刷圈的創新實踐還是不乏亮點。

    比如,世紀開融資1億,估值達到10個億。再比如,小批量包裝定制正風潮初起。就連專注為印刷包裝企業提供廢紙回收服務的“千鳥互聯”,都拿到了A+輪數千萬的融資。

    當然了,新力量、新選手的入場,也意味著原有產業鏈連接的打散與重配。比如,在合版廠和印刷電商崛起之后,原本各自為戰的快印店、盤商就有期盼,也有忐忑。因為不斷進擊的新選手,對他們來說,既可能是合作伙伴,也可能是難以挑戰的強大對手。

    有一家大型印刷廠的老板,在面對搶走了自己的客戶和訂單,又轉身找自己合作的電商平臺時,就十分困惑與糾結:到底要不要與破門而入的“野蠻人”開展合作?

    五、即將翻篇的2018年,給我們留下一個模糊而又略帶焦灼的背影。在看似意外的投資“躁動”背后,是老板們不斷累積的“焦慮”,以及“焦慮”之下的奮起與應對。

    面對越走越近的2019年,不少老板或許都有類似的疑問:新的一年,印刷圈會變得更好嗎?從根本上來說,這取決于對當前行業面臨挑戰深層本質的研判。

    從大的發展周期而言,在經過近二三十年的高速發展后,野蠻生長、快速擴張的印刷業必然會經歷一個減速調整、模式轉換的過程。只不過,環保治理、紙價跌宕、互聯網+、貿易摩擦等外在因素的疊加,增加了這一過程的復雜和不確定性。

    對于即將到來的2019年,紙價可能趨于平穩,貿易摩擦可能趨于平息,但一些長期的趨勢性變化卻很難出現根本逆轉。

    比如:環保治理的要求不會明顯放松,部分印刷細分市場的萎縮仍將繼續,印刷企業的分化與整合不會停止,新型商業模式對既有產業鏈的顛覆與重建可能走向深入……

    從這個角度來說,在新的一年里,很多印刷企業面臨的挑戰或許不會明顯減少,整個行業卻可能走在邁向“更好”的大路上。

    因為在一番洗牌之后,行業的利潤率不一定會提升,行業的市場格局卻可能趨于穩定。而穩定、可見的市場預期,會撫平老板們心中的“躁動”與“焦慮”。

    好了,2019年就要來了,讓我們做好準備迎接它。最后,祝所有的老板,2018年圓滿收尾,2019年平穩開局!再難的日子,也會有“云開霧散”時!

    責任編輯:苗蓉